二二八点半

杰与查杰15.16

  一次更粗长!两章!
  
  
  阿戬恢复的很快,查杰说他这是皮糙肉厚不怕死,下次可不会那么担心了,一想起自己哭的悲痛欲绝的还顺便把自己卖给这人做了服务员,查杰就气的不打一处来。
  子煜为了让毓骁更舒服点,又跑出去买了个更大的鱼缸,然后在厕所就没打算挪地儿,拉着自己的亲亲老婆就不走了。查杰忽然明白了为啥当时阿戬当时吐槽他们防闪,你俩谈恋爱我们没意见,关键是能不能别在厕所!!!上个厕所多尴尬你俩知道不!!
  查杰每次从厕所黑着脸出来,阿戬都下定决心再开辟一个房间当厕所…
  仲师傅因为当时没进房间去帮查杰,当然毫无疑问的被阿戬追着打,跑遍了整个居酒屋,莫澜抱着自己的鸽子抱枕揉揉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在浮云梯上挨打的仲师傅以及帮忙打的小葱,赶紧进屋拉起来自己的老公,庚辰。
  “亲爱的!来来!看热闹!!”
  庚辰扣了扣眼屎,看了看自己兴致勃勃的老婆,再看看哀嚎声破音的仲师傅,默默地抱起自己老婆,
  “宝儿,你要是真是闲的啊,不如咱们来个晨练~”莫澜撅了撅小嘴儿,只是抱紧了庚辰。
  庚辰对着后面大喊:动静小点!不然裘老板就听见了!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留口气儿!小葱你心疼就别在旁边了!我都看出来你故意护着仲师傅了!
  小葱尴尬的松了护着仲师傅的手,挠了挠鼻子,仲师傅眨巴眨巴眼…
  “阿戬!!别打了!我下次保证保护好你的心肝儿!!行不!这次是我想多了!留人小杰一人在屋里!!我保证下次有血都是我的,有刀都插我,有危险都我抗!”
  阿戬哼的一声的跳下浮云梯,把被吵醒站在门口闭着眼迷糊的查杰抱在怀里补觉去了。
  仲师傅揉揉被打的地方,忽然觉得后背有点凉,他还以为阿戬又回来了,一扭头,
  “章儿啊…你怎么了?”小葱明显杀气外露…
  “谁让你说保护他的!你该保护谁你心里没点数么!你要是你喜新厌旧就早说!”小小的人儿气呼呼的。
  仲师傅呵叽一笑,这都吃醋…
  “我那不是说给阿戬听的么,不这么说,阿戬得打死我,乖…我肯定不会变心的~”顺便搂紧了气呼呼的小葱。
  小葱乖顺的靠在仲师傅怀里,
  “你说的…咱们回房间吧…大早上的被阿戬追出来,我还没睡够呢…”
  “走,咱们回去~”
  没人看到,天璇层的一抹紫色也消失在拐角。
  
  毓骁休养了几天,体力恢复了不少,也可以保持人形了,就是那群肉瘤真的是可怖。阿戬最后施法暂时遮盖了肉瘤,不然看着这,这以后怎么吃丸子啊…
  子煜在毓骁体力恢复后就在居酒屋帮忙,毕竟不能白住在阿戬这里。平时给客人拉个琴,助助兴,帮查杰送送酒,为了不让人认出来,还特意带了面具。毓骁的肚子也在不断的变大,人鱼的孕期和普通人不同,只有五个月,所以,肚子和吹起来一样,这都快三个月了,所以已经很大了。查杰在习惯了那些肉瘤后,也敢去摸摸那个滚圆的肚子,肉瘤折磨偶尔会复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孩子月份渐渐大的事,复发的次数很少。
  查杰有次在子煜和阿戬出门办事后,跑去找鱼缸里的毓骁,毓骁正安抚肚子里活蹦乱跳的小东西,查杰就进来了。
  “毓骁…你说…怀孩子痛苦么…”查杰坐在毓骁的旁边。
  “不会啊。”毓骁笑了笑。
  “可是你明知道…这个孩子生下来,你就会死啊…”
  “那我也不后悔。你以后也会明白的,就冲阿戬这宠你,等你有了,你就会明白了…”毓骁捂着嘴调笑。
  查杰一听就捂着嘴满脸通红,
  “没没没没没,我俩啥事都没有啊!”
  毓骁一脸的不信,“你可拉倒吧,就阿戬那脾气,说实在的,在没遇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阿戬还会笑。”
  “啊…?”查杰挠挠脸,很不好意思…
  “小杰,也许我这说的有点早,不过,你想想,等你救出父母,你和阿戬就要彻底分开了,你真的要和他分开么?”毓骁适时的在提醒查杰,
  “我…我没想…”查杰必须救爹地和爸爸,可是阿戬…
  “这也确实有点早了,对了,我给你个东西吧,也许以后用得到,也算是你帮我和子煜的感谢。”毓骁拿出来一个丸子。
  “这是我们人鱼族的丸子,我也没法说他有什么具体的用处,反正挺神奇的,送你了。也许可以恢复你父母的人身。”查杰赶紧拿好了丸子,贴身收好。
  “谢谢谢谢…谢谢你,毓骁…”
  “没事~”
  就在这时,子煜和阿戬回来了。子煜冲进来,紧紧抱着毓骁,亲来亲去,
  “我的宝贝儿,大宝贝儿小宝贝儿,累不累?要不要爸爸的摸摸?”
  查杰和阿戬默默地退出了房间,他们要休息一下,抚慰受伤的心灵。
  阿戬抱着查杰在床上补觉,可是查杰似乎没有睡意,就在玩儿他的衣服,阿戬捉住他的手,亲了亲,这动作查杰都习惯了,很是心不在焉。
  “这是怎么了?”阿戬紧了紧查杰。
  “等我救出爸妈…就要和你分开了…”查杰睫毛低低的,
  “唉…只要你能救出爸妈,回到自己的世界就好。我,就当我是一个过客吧”阿戬揉了揉查杰的一头毛。
  “怎么可能!你…你…明明那么重要…”查杰的后半句都算是腹语了…
  阿戬搂紧了查杰,“查杰,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必须离开,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只能苟活,你有大好的前程,不要犹豫。”
  “阿戬…可是…”查杰攥紧了阿戬的衣领。
  “乖,我们会救出你父母的,你很快就会回去的。”你很快就会忘了我的。这后半句阿戬并没有说。
  “阿戬…可是我…我想…我喜欢你…是爸爸对爹爹的那种喜欢…等我救出爸爸和爹爹我们一起走吧!”查杰瞪着闪亮亮的大眼睛,把阿戬的衣领攥的更紧了。
  阿戬愣了愣,脸上非常的柔和,
  “好。”
  查杰开心的笑了,抱着阿戬开开心心的睡觉去了,嘿嘿,这样爸爸爹爹阿戬都不会离开自己了~
  
  
  只有阿戬痛苦地紧闭了眼睛,
  我的查宝宝…我是没法离开这里的啊…
  
 
  
  
  
  

杰与查杰14

  我嘞个去,这么快就是连更的最后一天啦~大家不要抛弃我,我会很快的更哒~
  
  门口的阿戬血水滴滴答答的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的小血坑,身上的白色外袍被血染成了红色,湿透得拧出水的那种。阿戬跌跌撞撞的摔进房间,吓得查杰和子煜赶紧去扶人。
  查杰已经大脑空白了,准确来说在看到阿戬那一身血的时候就没有自我意识了,他帮着把阿戬扶到床上,一个扭头咬着牙含着一包泪就把子煜给推出去了,
  都怪你们!!傍晚出去还是个全乎人,都是因为帮你们,回来就残废了!
  门外,就算子煜怎么拍门都不开门,查杰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
  “查杰…”床上的阿戬一声气音唤回了他的意识,
  赶紧喘着粗气平复好了就跑着坐到床边,眼泪还是没管住的往下掉,查杰颤抖着手指慢慢的给阿戬把血衣脱下来,嘴里也念念叨叨,
  “子煜不是说你很厉害么?!你这是怂了?弱死了!小辣鸡!”
  “是…是…”躺着的阿戬只好附和着,谁让这人是自己的宝呢。
  查杰把血衣扔进旁边的火炉子,看着阿戬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儿好地儿了,血道子刀口子,还有不知道怎么说的伤口,皮肉外翻,凝成的血块大大小小,好几块嫩肉都连着血丝半掉不掉的挂在肌肉连接的地方,腿上还有能看的见森森白骨,连脚趾甲都掉了好几个,血已经凝在了脚趾。
  这样的阿戬,查杰根本不敢碰,这不是人,是肉块堆起来的尸体…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散架了,他只能咬着下嘴唇无声的死命抓着衣服下摆,不让自己嚎出声。
  “查杰…别哭…我没事…你去帮我擦擦身子,我保证一会儿就好了…特神奇…咳咳…去吧…”阿戬看不下去自己的宝这么憋屈,用尽了力气去安慰他。
  查杰踉跄着打开门跑去浴室接出了一大盆的水,手颤抖着端不稳盆子,水一路走一路撒,端到半路就因为踩到了落下的水直接滑倒,水撒了一身,查杰失魂落魄的赶紧爬着抱起来盆子,又去接了一盆,毓骁在浴缸里看着查杰这样子,默默攥紧了身旁子煜的手。
  查杰把手巾浸湿,慢慢给阿戬擦脸,声音里全是颤抖的音节,哭腔一览无余,小鼻子一抽一抽的,
  “你…你…你说的…擦…擦就…好了…你说…的…不许…不许骗人…”手轻轻的,一条白白的毛巾,没一会儿就进阶成为红毛巾。
  “不骗你…你让我享受会…宝贝的服务难得啊。”阿戬身上疼得要命,却也要调戏查杰。
  “你…你…你好…了…我…我…天天…服务…你…”查杰的毛巾抖的厉害,不小心触到阿戬的伤口,惹得床上的人一个皱眉,咬破了嘴唇。查杰赶紧停下来,手忙脚乱把自己的手腕递过去,
  “弄疼你了?!你别咬嘴,咬我的!”阿戬看着着急的小情人,侧了侧头,
  “你说的…服务我…要算数…我才不咬呢…咬坏了谁…服务我…”牵动嘴角硬挤出来个笑。
  “闭嘴吧你…”查杰赶紧低头给他擦身子,却发现…
  阿戬的伤口…真的!在愈合!
  他猛地抬头,看着床上的阿戬,
  “阿戬是龙族,有自愈功能。有水就行。”扒在门边不敢进的子煜探着头悠悠地说到。
  查杰一下子扽坐在地上,反应了三秒,看到阿戬点头,他又立马精神,擦身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阿戬…阿戬…你要没事了!!
  
  在查杰换第二盆水的时候,阿戬已经好了大半,正在闭目养神。子煜可怜巴巴的缩在床脚给阿戬传灵气。第三盆水的时候,阿戬已经好了,就是很虚弱,查杰拿来衣服给他穿好,顺便瞪了子煜一眼,给子煜瞪得一脸的黑人问号,
  阿戬光光的样子只有我能看!傲娇杰扣着扣子这样想着。
  
  阿戬实在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开口打圆场,顺便搂了查杰在怀里顺毛。
  “没事没事,这次就是裘老板下手狠了点,别担心了。我没事儿。”
  “没事?你进来的时候的血还在地上呢,你要不要再参观一下。”查怼怼上线。
  “额…对了,子煜,我弟妹还好么?”阿戬尴尬的转移话题。
  “好,好,正在浴缸休息。”子煜表示,这肯定以后就是大嫂了,没跑了。
  “你们最近一段就在这儿吧,索性裘老板知道了,就住着吧。”看到怀里小孩儿没说反对,松了一口气。
  “那…”
  “毓靖那里,暂时没事。这里也安全。”
  “好…那…打扰了…”子煜感激地笑笑,赶忙退出房间,把空间留给两位。
  
  “那个,刚刚说的服务…”
  “滚…”查怼怼脸红透了,
  “哦…”阿奸戬笑得逞了。

杰与查杰13

  查杰看着子煜按着毛巾,尽量防止毓骁因为疼痛乱动失血过多,而他自己已经呆住在那里,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帮忙,直到子煜大喊着让查杰过来帮忙查杰才反应过来,越过毓骁胡乱拍打的鱼尾,迅速帮子煜按住毛巾,感觉到毛巾下肉瘤的蠕动,查杰脸都白了,一阵颤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真是用尽了一生的忍耐才没有吐出来,
  “你帮我把毛巾按住!我要施法帮毓骁止疼!”说完,子煜已经开始凝神施法,查杰看不懂子煜究竟干了什么,只是在一阵绿光过后,毓骁安静下来了,肉瘤也不再动,毓骁脸色煞白的躺在已经是血水的浴缸里喘着粗气…
  子煜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拉起地上的查杰,
  “谢谢了…”
  “没…没什么…”查杰觉得自己需要一会儿缓一下…
  
  子煜把毓骁安顿好,拉着查杰出了浴室的门,俩人都有点累,眼看着天就要白了,决定去睡一会儿,这么大的事儿肯定会惊动裘老板,可是裘老板没有来兴师问罪,可能是阿戬给堵住了吧…
  子煜躺在客厅的沙发,可以随时注意到浴室的动静,查杰躺在阿戬的床上,阿戬一直没有回来,马上就是白天了,阿戬不睡么?他真的没事么?如果按子煜说的,阿戬去断后,还得去找裘老板,真的没问题么…查杰使劲嗅着被子上属于朱戬的味道,那是一种雨后的味道,很好闻,现在的他害怕,担心,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好这么等着。缩成一团的他在被子里显得很无助。
  来找查杰问多余的毛巾在哪儿的子煜看到了可怜兮兮的查杰,无奈的摇摇头,只好推门进来坐在查杰的床边,推了推他。
  “查杰,你在担心阿戬。”陈述句。都不带一点疑问的。
  “他…真的没问题么…”查杰的嗓音里带着点颤抖,他真的在害怕。
  “说真的,你是第一个敢在阿戬床睡觉的人。既然这样,我和你说说阿戬吧。”子煜拍拍查杰,
  “阿戬和我认识其实挺偶然的,我来这里喝酒,喝完酒来听曲儿撞上了阿戬,那时的他还不是主管,我又多喝了酒,没脑子的就闹起来了,对阿戬大打出手,谁知道这人也不怕我,几招就把我摁倒了,还给我送到了天玑层休息,在那白老虎的威胁下,我才清醒点睡去。从那次以后,我只要来喝酒,就会找阿戬,一来二去就成了哥们。后来,我遇到了毓骁,阿戬可没少给我哭诉,说我俩给他放闪,让他一人当单身狗,现在~”说着还笑的眼角充满鱼尾纹的瞅着因为刚刚坐起来有点猛而揉着腰的查杰…惹得查杰揉腰的手顿了顿…
  子煜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梳子,把辫子拆了,放在手里一下一下的梳着,“阿戬挺可怜的,我来喝酒的次数多了。也知道了点事情,他是在好几年前吧,很早了,浑身是血的倒在居酒屋门口的,被裘老板给捡回来了,挺可怜的人,正好撞上裘老板那时候不爽,见着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索性就准备自己个儿给打死…那场面…我这是听莫澜说的!你别那么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啊!!”子煜看着旁边那双眼睛充斥着眼泪马上就要爬满脸颊的样子就有点后悔了,和阿戬的小情人说这个,自己是不是有点找死…
  “你先别哭…还听不听了?”
  “听!”
  
  “少和他说这些…”
  门口传来声音…
  
  
  
  想看么?!明天吧~哈哈哈哈哈哈
  
  

杰与查杰12

  我对不起一姐,那个,如果看不了恐怖片下水道的美人鱼的,点叉叉出去哈,不然画面感太强我也担心。
  bgm推荐:Main  title,就是死寂的主题曲,我就是听着这个写完的…
  
  
    绿蝴蝶和查杰对视好久,俩人都不敢动,查杰是纯呆住了,绿蝴蝶纯粹觉得人类能出现在阿戬房里很有趣。就多看一会儿。
  “那个…”查杰觉得还是先问清楚怎么回事比较好,
  “我叫子煜,是阿戬的朋友,里面的是我的爱人。”绿蝴蝶先来介绍自己,
  “哦…那你们这是发生什么了?”
  “我们…我先把屋子收拾好吧,阿戬爱干净,这么脏他得砍死我。”子煜有点躲避这个问题,说白了,他还有点不信查杰这个人类。
  查杰看了看刚刚自己收拾无果的房间表示他肯定收拾不好,子煜挠挠头,施法开始清理屋子,这不得不说,这收拾得就是快,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看起来和新的没啥区别。
  子煜呼出一口气,查杰看了看他看不出颜色的衣服,问他,
  “要不要…换件衣服?”
  “那…谢谢了。”
  “你是阿戬的朋友,我相信你。”查杰说完就去找衣服了,鼓捣了半天才找出来阿戬的几件衣服。
  这人,屋子收拾那么干净,衣服堆的哪儿都是,还不知道哪个干净的…查杰默默吐槽了自己的阿戬…
  子煜接过衣服,去洗了澡换了衣服才出来。食指放在双唇上让查杰小点声,示意里面的爱人睡着了,咱俩去里屋说。
  查杰点点头,反正送酒那里他也真是想偷懒,索性不去了…嘛…第一天就落跑,仲师傅会打死自己吧…
  俩人进了里屋,子煜喝了口水,和查杰说起了来龙去脉,
  “我的爱人是人鱼族的二王子,他叫毓骁,他大哥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说人鱼和蝴蝶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况且人鱼族向来不和外族通婚,可是毓骁非我不嫁我非毓骁不娶,他哥生气了,索性把毓骁迷晕了准备把他直接送上花轿嫁出去,还好我消息机灵,把毓骁抢回来了,我们俩就偷偷的私定终身,结了婚。可是…是我害了他…”子煜痛苦的抱住了头,不敢再说。
  查杰捏住他的肩膀,很疑惑,
  “你没有错啊,相爱的人为什么要说自己错了!追逐爱情也有错么?”
  “我…我…如果不是我,骁儿就不会…我那天喝多了酒,结果…人鱼族最大的诅咒就是不可和外族的人有肌肤之亲,这是他们的诅咒,也是他们保持血液纯净的方式,我…骁儿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他的哥哥又没有放弃追杀我们,我们今儿也是杀出重围才逃过来了,不然我也不会躲到阿戬这里。”
  “那阿戬呢?!”查杰看过那鲜血淋漓的场面,精神一下子紧张,阿戬…
  “他向来机灵,帮我们断后去了,没事,你别担心,阿戬很厉害的。”子煜托起一抹艰难的笑,拍拍查杰的肩。
  “谁担心他了…”查杰贯彻死鸭子嘴硬的理念,可脸上的红出卖了他。不过他还是正色问向子煜,
  “那…毓骁,究竟怎么了?”
  
  子煜拉着查杰小心翼翼地到了浴缸旁边,虽然子煜和查杰说了好几次做好心理准备,可是真正看到的时候,查杰扒着马桶就吐起来了,子煜倒是牵起毓骁在浴缸外面的手,同情的看着查杰吐的昏天黑地,毓骁也被这动静弄醒了,看了眼子煜,虚弱的笑笑,又看了看查杰,抬眼像是问子煜,这是谁。
  子煜温柔的和他解释,这是查杰,我们在阿戬这里,很安全。
  毓骁也面带歉意的看向查杰,等他吐的不多了,开口解释,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失礼了…!”查杰赶紧扭头摆摆手,
  “不不,那个,是我的错,我也不该这样的…”查杰止住了吐,再次看向浴缸里的毓骁。
  毓骁的鱼尾真的好漂亮,银白色的,还带着点点金色。子煜说这是毓骁太虚弱了才会在地面上显出鱼尾,不然他会控制自己的鱼尾在地面不出来的。
  可是往上看…还有点淡淡发红的水里,毓骁的上身,腹部满是一个个的小瘤子,红色的肉瘤一个个的挤在一起,大的小的争先恐后,随着毓骁的呼吸一上一下,(借鉴下水道的美人鱼…画面感太强咱们就不细致描述了…)
  查杰不认为自己有密集恐惧症,可是看着这一幕也有点扛不住,子煜拿来一个毛巾捂住了毓骁的肚子,以免再吓到查杰。
  “这就是诅咒,毓骁…怀孕了,肚子也就会出现这些东西,接下来还会蔓延到全身,就算孩子出生了,这些东西也不会消失,会…折磨毓骁致死…”子煜说不下去了,毓骁只是笑着摸着他的头,
  “我这是自愿的,以后孩子出生了,你要好好带他啊,不许欺负他。”语气里故作的轻松反而让查杰听出了痛苦。
  就在俩人互相安慰时,毓骁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肚子的一个个肉瘤也在蠕动,漂亮的鱼尾不停的拍打着浴缸,
  “疼!疼!!子煜!!!”
  
  
  
  

杰与查杰11

  究竟是什么事呢~
  
  
  
  查杰看着天枢层的酒客跑的七七八八,怎么刚刚还乱哄哄的,现在没人了?敢情刚刚乱是因为人都跑了?发生什么了?
  查杰成功的诠释了作死的含义,看大门口满地的血水,默默退后了一步,
  这个大厅太安静了…
  
  查杰定定神,看到血水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红色,慢慢的延伸到了楼梯,又慢慢的消失在楼梯口的拐角,
  卧槽!天权层!阿戬!
  不会是阿戬吧!!
  被吓坏的查杰也不管什么了,直接跑上了楼,五指血迹划在墙上触目惊心,在洁白的墙上如此醒目,查杰看着血迹停在了他和阿戬的房间门口…
  查杰瞳孔震动,手指尖都是冰凉的,他不敢去看门背后的场景,会是阿戬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么…会是阿戬抱着个鲜血淋漓的人啃食么…也许…阿戬被什么东西给咬的…一半身子都…没了…
  天哪我在想什么!!!
  查杰赶紧堵住了自己的脑洞,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救人要紧吧!查杰咽了口唾沫,看着门把手上的鲜血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一把就把门推开了。
  门里…
  可不是他熟悉的阿戬,也不是他认识的人。
  绿色的荧光爬满了整个屋子,喷洒在墙壁上,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发着诡异的光,屋子的正中央是一个不停喘气的黑色物体,瞪着他的绿莹莹的眼珠有着不正常的狠戾,直勾勾地瞪着推门而入的查杰。一股股的腐臭味窜入查杰的鼻子。
  查杰一个腿软就坐在了地上。啊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话。
  里面的怪物一个愣就飞到查杰面前把他抓进了屋子,死死地关上了门。查杰还在当机阶段,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被拽进去了。
  门外偷看的仲师傅和小葱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咱们也进去吧,不然…”小葱有点担心,
  “别,咱们也不清楚什么情况,等阿戬回来吧?”仲师傅反对进去,
  “你不说是人鱼族…”
  “可是浑身是血的人鱼族你觉得正常么?”
  “那咱们就把小杰一人扔在里面?”
  “我也不想啊,可是不了解情况下咋们都进去不就全军覆没了么?”
  “……”
  
  门里,查杰看见绿眼睛可怜兮兮的抱着一个东西,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深呼吸了几口,气味却差点给自己呛死…
  “那个…”
  “你是查杰?”绿眼先说话了。
  “对…”
  “阿戬让我来的,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不然不会这么闯进来的…”
  “你们…”
  “你去把灯打开吧,然后帮我往浴缸里放点水,再拿点止血的药和一把刀。还有,把脚从我媳妇儿的尾巴上拿下去…”查杰看了眼脚,真踩着了!!赶紧跳开。
  为了视线,查杰蹴溜着跑去开灯,看到绿眼睛其实也就是个长着翅膀的人型蝴蝶,打开灯不一会儿翅膀就消失了,绿色的荧粉估计也是他翅膀的,他怀里…卧槽…活久见,人鱼!!不过…他看着绿眼不让他看这人鱼的上半身,紧紧地往胸前搂,应该是有伤吧…绿眼睛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救人要紧,查杰决定先赶紧跑去浴缸里放水,拿药。
  等绿眼睛把鱼搬进去,死死的锁住了门,查杰也只好在客厅里转悠,即担心里面的人,也担心阿戬…
  他们是阿戬让来的,
  阿戬呢?
  
  坐不住的查杰只好在屋子里收拾一下刚刚弄乱的东西,可是手抖的越收拾越乱,过了一会,浴室里面的人才出来。
  
  
  猜到是谁了吧…
  嗯…下一章会有不适的东西,拒绝的可以试着跳过。
  不过我觉得我也写不出来多那啥的感觉…

杰与查杰人物表

  主人公,查杰,
  白龙角色:阿戬,原名朱戬
  汤婆婆角色:裘振,裘老板,
  前任老板,他老公,启琨
  钱婆婆角色:公孙钤,裘振的弟弟,陵光的爱人
  陵光:原本和裘振有婚约,可是由于裘振和启琨结婚了,他后爱上公孙钤。(别说我脑洞大,这感觉就像是汤婆婆的儿子…)
  锅炉爷爷角色:其实就是仲堃仪,只不过他是酿酒师。
  小玲角色:那个和千寻关系很好的女孩子,是小孟章,在杰与查杰里,他和仲师傅是一对儿,是天枢的服务员。
  子煜:阿戬的好哥们,蝴蝶谷的少东家,后爱上人鱼族二王子,毓骁。
  毓骁:人鱼族二王子。
  
  
  (未出场人物)
  蹇宾:天玑层管理人,有只叫小齐的白虎。
  齐之侃:蹇宾的白虎。其实是四大神兽真正的白虎君。
  陵安:陵光的父亲,朱雀君,被关在居酒屋。
  蹇零:蹇宾的父亲,被误认为是白虎君,关在居酒屋。
  孟加:孟章的父亲,青龙君,关在居酒屋。
  查执明,慕容离:查杰的父母,玄武君,被关在居酒屋。
  
  我们日后将会看到无脸男的出场,可是我还没想好谁来…
  子煜和毓骁,其实角色就是河川主人,他原本是清澈的河流,可是被污染了,就像原本只是为爱而爱的子煜和毓骁,却因为不理解的牵绊而受伤。
  其实我希望大家把这篇文带出千与千寻,虽然是很相似哈,但是回顾千与千寻的时候,把构造回到钧天,其实有很多的不一样啦~
  四层的居酒屋,
  天枢:管理人,仲堃仪。喝酒造酒的地方。
  天权:管理人,阿戬。实际上是莫澜。喝完酒玩乐的地方。
  天玑:管理人,蹇宾。喝多了睡觉的地方。
  天璇:管理人,也是整个居酒屋的管理人,裘振。前任管理人是启琨。
  这和千与千寻不是很一样哒。
  
  
  我把河川主人都换成了俩人,虽然都是不希望真善美被污染的那种感情。我们可以期待一下顾十安,毕竟还有个奇怪的脑洞没写。
  还有日后必然出现的戬杰挚友情,我会让他们有个好结果,毕竟我是亲妈,从来不想去虐我的宝贝儿去。
  想要生子么?
  想要骨科么?
  别忘了大师兄和骆珉,他俩怎么办呢~
  
  多来点评论和小心心嘛…不然我就放坑!!!信不信!!
  宝宝要更多的评论和小心心,小手手~
  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可能还有钧天爸爸去哪儿的后续,可是我卡了,这个我先放放。
  歌曲改文我没有小思会写,轻易思的歌曲改文特别棒!但是我想试试,从…我找找哪个歌吧,要是大家有什么好歌也求推荐。
  
  杰与查杰是一个不成形的文,也许有bug,大家无视无视~希望大家可以喜欢二二的文,只要喜欢,就会一直写下去!
  二二很喜欢恐怖片,可能以后改文恐怖片的居多。虽然我可能写不出来恐怖的感觉哈哈😄。喜感可能更多。
  喜剧也不是不可能,逗逼是常态嘛~

杰与查杰10

  俩人回到自己的住处,查杰有点饿了,阿戬表示自己去给他做点鱼,因为现在查杰还不习惯这个世界的食物,鱼肉还是比较好消化的,查杰看起来也不是素食动物…
  没一会儿就飘出来鱼肉的香气,阿戬端出来一份做好的煎鱼。
  “这是我按照人类世界的做法做的,你先吃吃看。”
  查杰小心的夹起一块,慢慢放进嘴里,两个圆眼一下子就亮了!
  “太好吃了!!!”说罢就抱起碗大口大口的吃着,阿戬温柔的让他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吃了一会儿,查杰抬头看向阿戬,有点不好意思,
  “阿戬,你吃了么?怎么就我吃呀?”
  “没事,我晚上才吃,现在不饿。”
  “哦…”查杰点点自己的小卷毛,脸上还有一粒刚刚吃饭太快粘上的米饭。
  “对了,刚刚,那个裘老板的兄弟是谁啊?在居酒屋么?”
  阿戬笑着给他摘下来,“不在,裘老板早就和自己的兄弟决裂了,他俩本来也就同父异母,后来裘老板都把姓氏改成了自己母亲的,发誓不用父亲的姓氏。”
  “那裘老板兄弟叫什么啊?”
  “我也忘了…只知道姓公孙…”
  
  吃过了饭,查杰又困了,阿戬只是让他去休息,他还有些事要去办,把查杰安顿好就出门了,查杰知道,阿戬身上有好多的秘密,所以没有多问,抱着被子就睡了。
  
  查宝宝是在晚上被莫澜给叫醒的。
  “小杰!!起床了!!工作了!!!”
  “嗯…”一个小奶音差点击垮了莫澜的心理防线。默默地在心里怒怼了阿戬,日日怀抱香玉,等着回头给他送虎鞭!
  把晕晕乎乎的查杰送到了天枢层,小葱霎是嫌弃的看着瘦瘦弱弱的查杰,可是又很心疼,这么小,就来这里干活了…(喂,你长着未成年的脸说别人小!)
  “小杰对么?我来告诉你在天枢层都要干点什么。其实很简单,登记每位酒客要喝的酒,去仲师傅那里领,多少都要准确,裘老板抠门,要是被他发现打多了…emmm…你还是小心点吧,你今儿就负责在仲师傅那里接订单和盛酒,送酒的事等明天我亲自带你。”小葱给查杰吩咐着所有的事,查杰仔细地记着,心里还是很欣慰,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少的。
  事实呢…
  累死个杰了!!!!!!
  订单就跟不要钱似的飞过来,不一会儿就堆了一堆。查杰已经很努力的分清豆壳酒和菜梆酒了…还是无法避免的出现了不少的错误。
  “小杰,三号桌要的不是砂酒!”
  “小杰!五号桌的璘酒怎么还没好?!”
  “小杰!你这个酒怎么少盛了?”
  “小杰!”
  “小杰!“
  “小杰!”
  …
  小杰晕死在酒坊…
  好不容易到了清闲的时候,仲师傅看着这孩子太累了,还把菜多给他盛了点,俩人正准备解决一下饭食,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秉着凑热闹为天的查杰跑出去想看看,就被小葱给推回来了。
  “别去,不是啥好事儿。”
  “怎么了?又进人类了?”
  “你以为人类和蹦琉璃蛋儿一样不停往出蹦啊,不是,其他的。”
  “可我想看看…”
  “章儿,他想看看就让他去吧,左右不会出事。”仲师傅淡定的吃着嘴里的大葱蘸酱,刚说完查杰就没呆住的窜出去了~小葱也没拉住他。
  “他会后悔的…”小葱瘪瘪嘴。
  “到底什么啊?”仲师傅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究竟什么事呢~
  下章再说~
  
  
  
  

杰与查杰9

  阿戬疼爱的摸摸他的脑袋,一时没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看着小杰吃惊的眼神一时间觉得自己有点过线了,尴尬的咳咳咳。
  “你蹲下点。”小杰抽抽小鼻子,
  “啊?”阿戬一脸迷茫的蹲下,
  “啾。”阿戬一双豆豆眼都瞪大了一号,小杰…亲自己…他不可思议的摸摸脸颊。
  “这是爹爹说的,别人亲你是想要对你好,这个时候也要亲亲他,可以传递好运。”小杰一脸天真的解释着,倒是让阿戬尴尬的挠了挠头。
  “对了…”小杰放开了阿戬,示意了旁边,“这三扇门…”原来在这扇门旁边还有三扇门。
  “这些都是…我和你说实话吧,只不过你不要说出去罢了。”
  “嗯…”我能和谁说去啊…
  “这三扇门后,是上古三大神兽,也是那个小葱,还有天玑管理层蹇宾的父亲,昨天你见到的那个紫衣服的,他叫陵光,他的父亲也在里面。”
  “他们…原本都是人类?”
  “不,他们不是。四大神兽只有玄武,你的父母是人类,据说是当年神灵大战,玄武不愿参战跑去了人间。”
  “我…爸爸爹爹竟然是神兽…”
  “没错,嗯…你看看你的胸口,不就有个玄武的标志么…”阿戬扭头摸摸鼻尖,小杰的皮肤真的好白…他才不会说昨天他在自己怀里时,盯着看了好久…
  “对啊!我还和我爹爹抱怨过!他非说说这是我爸给我纹的身!”小杰拉扯着胸口的衣服。
  “小葱陵光他们也是可怜,都是失了记忆被迫留在这里,小葱还好有仲师傅多帮着他,不然他那张未成年的脸早就让人糟蹋了。蹇宾因为有只白虎做宠物,所以没人敢惹他,你也以后小心点,尽量别惹他,陵光…唉…都是罪孽啊,原本就没了父亲,还被裘老板给硬圈养在身边,整日痴痴地,其实裘老板留着他无非就是想和自己的兄弟作对而已…”阿戬拉着小杰慢慢往回走,
  “裘老板的兄弟?”
  “这个事儿吧,其实挺狗血的,当时裘老板原本是要和陵光结婚的,结果,被启琨给霸占了,而陵光后来喜欢上了裘老板的兄弟,这马上就要结婚了,人生巨变,父亲没了,连自己整个人都被裘老板扣了,连自己心爱的人都忘了。”阿戬总觉得这段感情史真的很乱。
  “启琨不知道裘老板扣陵光么?为啥他要关着神兽呀?”小杰有点晕,
  “启琨在结婚第二年就去世了,听说是被裘老板捅死了…当然了,具体的谁都不了解,所以裘老板也看不得自己兄弟马上就要娶了陵光,索性把他留在身边,封了记忆,神兽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关,关到何时,我都不清楚…”
  “那阿戬呢?”
  “啊?”
  “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我也不知道…”
  小杰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阿戬,牵着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别怕,你以后不会是孤单一人的,我会把你带出去的!”
  说完,忽然有什么东西冲进了小杰的脑子,很混乱,很多,可是又说不清是什么画面,只知道有个温柔的唇角对自己说,
  “查杰,我带你出去…”
  阿戬赶紧抱住摇摇晃晃的查杰,看着查杰的眼睛慢慢变得清澈,
  “我叫查杰对不对?”
  “你破了裘老板的封忆术…”
  “什么?”
  “裘老板会把每个人的记忆封住,你破了他,终于记起你是谁了…”
  “那是,我可是霸王龙!”
  “………”恢复记忆了还是那么傻…
  
  

杰与查杰8

  第二天早上,万籁俱寂,明明是白天,可是居酒屋安静的要死,小杰还是遵从自己的生物钟,在大早上揉了揉眼,看了看盯着自己的阿戬,
  他…又睡过去了…
  阿戬轻轻拍拍小杰的后背,
  “小杰,起来了,我带你去看看你爸妈。”
  一听去见爸妈,小杰一下子就醒了,一头小翘毛随着他的身体弹起来而抖动。
  “去去,在哪里!”
  阿戬宠溺地揉揉他的软毛,起身去给他找了一套衣服,
  “把衣服穿好,洗漱一下咱们就去。”
  这绝对是小杰这辈子洗漱穿衣最快的的一次,穿衣废了点时间,毕竟衣服有点繁复,穿起来有点费劲。
  阿戬看着衣服穿的稀奇古怪的小杰,可怜嗖嗖的扯着不合适他的衣服,阿戬看不下去了,憋着笑给他收拾衣服,小杰盯着阿戬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给他把裹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收拾的立立整整,嘟了嘟嘴,自己连个衣服都穿不好…
  阿戬看出来这小孩儿的别扭,呼噜了一把他的小脑袋,笑嘻嘻地就带他走了。
  “别怕,一切有我。”
  
  
  阿戬带着小杰在居酒屋七拐八拐,路过小葱睡觉的屋子,听见里面仲师傅梦中呓语,阿戬有点小八卦,偷摸的想要听下,就听见…
  “章儿…不疼…忍忍…”
  阿戬脸色一变,拉着小杰就跑了。
  方方土!!!!!!!!你个禽兽!!!!!(方方土日常禽兽…)
  “唉?跑什么?阿戬,慢点,我跑不动的…”小杰一脸懵逼。
  “没事没事,咱们慢慢走。”意识到小杰的体能,阿戬只好作罢。路过另一个屋子的时候,阿戬刻意踩轻了脚步,也示意小杰慢点,离屋子远了以后,小杰拉拉阿戬的袖子,疑惑地问阿戬,
  “为什么那么怕那个屋子?”
  “因为里面的人容易炸。”
  “啊?”
  “他还有个宠物,太凶。”
  “哦…”
  一路上转来转去的,小杰感觉自己的智商又有点不够用了,这都转了多少圈了…
  好在阿戬看着他弯成蚊香的眼于心不忍,默默地把人圈进怀里,撑着那个快滑成一滩的身体,弹了弹那个晕晕乎乎的小脑袋,
  “忍忍,一会儿就到了啊。”
  小杰一双圆眼瞪了阿戬一眼,
  “谁懵了?我就是…”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阿戬也只是宠溺的手指点点这个傲娇的豆丁。只不过一瞬间眼里有暗色波动。
  “到了。”阿戬指着他们面前的一扇门说着,小杰揉揉自己的眼睛,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把门打开了。
  “爸爸爹爹!!!!”小杰极其兴奋,可是迎接小杰的是…
  一条红色的大蟒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咬上小杰,一只乌龟飞旋而来,如若不是阿戬及时把小杰抱开,恐怕现在那个断了的木头就是小杰了…
  地上的大蟒吐着信子,一线的蛇目示意着他的不耐烦,旁边的乌龟只是默默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爸爸…爹爹…是我啊…我是小杰啊…你们看看我啊…”小杰此刻跪坐在地上,泪水决堤,手指甲都因为用力全部没入了泥地,如果不是阿戬在旁边撑着,恐怕又会瘫在地上。
  “他们没记忆了,他们现在根本不记得自己曾是人类。”阿戬把小杰扶起来,稳住他颤抖的肩膀。
  小杰咬了咬下嘴唇,一双眼睛里已经不在恐惧,
  “爸爸爹爹,不怕…等我,来救你们。”说罢就扭头跑出去了。阿戬也只好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蟒蛇,随后也出去了。
  小杰站在门口,看着阿戬锁好了门,在阿戬扭头的一瞬间扑进了他的怀里,
  “唔…哇哇哇哇…”
  

杰与查杰7

  俩人下的极快,很快就到了天权层,天权层,说是吃喝玩乐,小杰感觉还不如一楼来的乱,都是一些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子的鬼怪,再来就是搂着侍郎准备上楼的客人,其实还是挺好的。
  侍郎…
  小杰一下子脸通红,什么啊!原来刚刚是让自己陪客?!!怪不得那个包子那么震惊。
  阿戬不知道自己到房间之前刚刚发生了什么,一脸迷惑的看着害羞的小杰。这是怎么回事?
  小杰也只是捏着阿戬衣角的手捏得更紧了。
  天权层的主管名义上是阿戬,其实管事的是自己在居酒屋为数不多算得上是朋友的莫澜。
  “莫澜,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他已经签过合约了。”阿戬把小杰甩给莫澜,伸了伸老腰,就准备离开。
  “唉?”小杰的脸上一脸被抛弃的表情,用生命告诉阿戬,不要他走。
  “阿戬,你又甩给我!”那名叫莫澜的男子晃了晃头上的兔耳朵气红了眼睛。
  “好好安排吧,我要去睡了。”阿戬耸耸肩像是没看见一样离开了。
  莫澜白了阿戬一眼,忽然又转转眼睛,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对着因为阿戬走了而伤心的小杰说着,
  “你叫什么?”
  “小杰…”
  “这样吧,明天,你先去天枢层端酒吧,你这个人类要是在我们这儿,估计客人看了也玩不开,端酒不容易被打,回头我和仲师傅说下,你先去帮忙吧,你的房间在这里拐角直走上一层就是,好好休息下,明天好干活。”
  “好…”小杰就自己个儿抹着眼泪走向房间,完全没看到莫澜差点咧到耳朵根的嘴角。
  
  
  五分钟后,
  “小杰?你怎么在这儿?”
  “阿戬…阿戬!”小杰一个飞跳就抱住了阿戬。他还以为阿戬真的不要他了。
  “没事没事……”阿戬摸摸孩子的后脑勺,心里倒是感谢莫澜了一百遍,还好听懂了那句好好安排。
  “我还以为你又不管我了…”小可怜抽抽鼻子,小奶音冲击着阿戬的小心脏。他摸摸鼻子,让小杰先去洗澡,自己去给他找换洗衣服。
  小杰在浴室里冲着自己的身子,终于在洗掉泥污后露出来了自己原本白白嫩嫩的肌肤,匀称的身材,细细的脚裸,带着水汽的睫毛闪动,所以当小杰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时正在喝水的阿戬被诱惑的把水全部贡献给了自己的小弟弟…水就这么撒了一身…
  帮着给阿戬擦裤子的小杰的浴巾也不小心掉了,然后…
  没有然后,别问我然后,第二天仲师傅给了阿戬几颗大红枣让他补补血,因为看着他的脸太像失血过多了。
  小杰和阿戬虽然同住一个房间,床却是在不同的房间的,但是大半夜小杰害怕,愣是钻进了阿戬的房间,理所应当的钻进了阿戬的被窝,阿戬心里把道德经金刚经波若波若蜜心经念了八百遍才忍住了怀里人儿对自己的诱惑。
  小杰倒是心安,只要有阿戬,他就不怕了,在阿戬的怀里睡得也快,也确实累了,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脑袋顶上阿戬变幻莫测的脸。